首頁(yè) / 資訊中心 / 趨勢研究/城市精細化治理不能忽視的關(guān)鍵點(diǎn)

城市精細化治理不能忽視的關(guān)鍵點(diǎn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9-12-09 分類(lèi):趨勢研究

十九屆四中全會(huì )提出要“加快推進(jìn)市域社會(huì )治理現代化”,并要求“更好提供精準化、精細化服務(wù)”。在城鎮化高速發(fā)展的中國,城市規模越來(lái)越大,城市數量越來(lái)越多,對城市治理提出了較高的要求,其中城市的精細化治理對很多城市政府的官員來(lái)說(shuō),是擺在現實(shí)中的一項挑戰。
什么是精細化治理
精細化治理涉及的內容比較廣泛,包括如何利用現代科技手段,特別是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人工智能等,來(lái)強化科技在城市治理中的應用和實(shí)踐。例如,在交通管理和治安管理方面,城市通過(guò)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人臉識別以及各類(lèi)感應系統的應用,大大提高了城市管理能力,治安案件發(fā)生率大幅度下降,交通事故的應急處理能力大幅度提高,可以說(shuō)科技提高了精細化管理水平。
精細化治理的另一個(gè)重要內容,就是要在城市治理中把工作做細,要把管理和服務(wù)滲透到城市的每一個(gè)角落和空間,要覆蓋到所有不同類(lèi)型的人群。這不是技術(shù)可以替代的,更重要的是要轉換政府職能,重塑政府官員的執政理念,建立完善的管理和服務(wù)的制度等。
提出精細化治理,與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發(fā)展粗放有直接關(guān)系。我們很多政府官員習慣了拍腦袋決策的工作方式,畢竟政府掌握著(zhù)資源,用于招商引資,大面積出讓土地,吸引外來(lái)各類(lèi)企業(yè)家投資。
政府可以調動(dòng)資源,通過(guò)強制征用土地的手段,不用在乎資源擁有方的利益等,曾經(jīng)是我們引以自傲的高速增長(cháng)模式。但是隨著(zhù)城市的發(fā)展,財富的增長(cháng),城市面臨的各類(lèi)利益矛盾遠比城市發(fā)展初期要復雜得多,而且所面對的群體也更為多元化。過(guò)去可以不用經(jīng)濟補償或者少量補償就可以解決的問(wèn)題,現在則要面對巨大的個(gè)體利益和群體利益訴求,有時(shí)還要通過(guò)法律手段來(lái)最終判定。
過(guò)去,各級基層政府可以通過(guò)媒體公關(guān)或者是強制的做法,掩蓋工作中的失誤,現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可以隨時(shí)把局部發(fā)生的事情散布到全國,導致政府會(huì )直接面對媒體和社會(huì )輿論的監督。過(guò)去對政府責任長(cháng)期處于相對寬松的管理狀態(tài),事情出了,也沒(méi)有人擔責,現在落實(shí)了各項責任制,要求負責人承擔具體的責任,而且還要有追溯期,給管理者帶來(lái)了巨大挑戰。
提出精細化治理就是要求各級政府面對新形勢,改進(jìn)工作作風(fēng),真正體現人民當家作主的管理和服務(wù)理念,面對城市紛亂復雜的利益結構,及時(shí)有效地解決城市治理的各類(lèi)難點(diǎn)問(wèn)題,塑造一個(gè)祥和、穩定、宜居的發(fā)展環(huán)境。
精細化治理中的關(guān)鍵點(diǎn)
當前推動(dòng)城市精細化治理,重點(diǎn)要注意以下幾個(gè)方面的問(wèn)題:
一是要把管理和服務(wù)融為一體,而不是只強調管理,忽視了服務(wù)。所謂精細化治理,就是要把管理和服務(wù)的工作深入到城市的所有空間和所有人群,并且要解決企業(yè)和社會(huì )以及城鎮居民生活和就業(yè)方方面面的問(wèn)題,而不能只是站在政府管理者的角度,主觀(guān)盲目按照所謂高標準和高要求,制定一些過(guò)細的規則和約束條件,使得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受到過(guò)多限制,或是城鎮居民的就業(yè)和生活嚴重不方便。
二是精細化治理要面對所有城鎮居民,而不能僅限于城鎮戶(hù)籍居民,這是推進(jìn)城鎮化高質(zhì)量增長(cháng)的剛性要求。很多城市政府在推進(jìn)精細化治理和服務(wù)的過(guò)程中,更多地把戶(hù)籍居民放在首位,甚至在制定當地發(fā)展規劃和社會(huì )治理方案的時(shí)候,把外來(lái)人口和進(jìn)城務(wù)工就業(yè)的農業(yè)轉移人口排斥在外。
三是精細化治理的提出就是要防止“一刀切”政策的泛濫。一段時(shí)間以來(lái),“一刀切”是城市治理“行之有效”的工作方式。但是由于政策思路和導向存在一些問(wèn)題,各種“一刀切”政策也引致了新的利益矛盾,給城市治理以及社會(huì )穩定埋下了隱患。精細化治理和“一刀切”是治理方式的兩個(gè)方面。精細化治理針對各種不同的利益群體開(kāi)展工作,因工作的極度細致而有效化解矛盾,有助于治理目標的完成。因此,精細化治理的提出,就是要從根本上改變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城市政府官員盲目主觀(guān)的決策模式,同時(shí)也要避免因“一刀切”導致政策實(shí)施被擴大化,進(jìn)而傷及廣大城市居民的利益。
四是精細化治理要符合政策發(fā)展演變以及改革的大趨勢。很多人認為,現在各級政府提出的有關(guān)政策,只要在當下的治理過(guò)程中通過(guò)精細化的方式加以實(shí)施就可以,甚至可以不顧及任何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的訴求,在落實(shí)任務(wù)中不留死角,貫徹落實(shí)一竿子到底。其實(shí),在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不同階段,對于精細治理的要求也不同,針對極少數人的政策和針對大多數人的政策要求也不同。針對當前亟待解決的問(wèn)題和針對未來(lái)政策演變和改革大趨勢下的要求更是不同。例如,有關(guān)土地的政策,存在的變數很大,既涉及城鄉土地產(chǎn)權的有關(guān)政策,又要考慮到長(cháng)遠的改革目標,而不是現實(shí)的所謂規范。如果我們以精細化為理由,導致“水至清則無(wú)魚(yú)”,肯定會(huì )影響到城市發(fā)展的長(cháng)遠利益,也會(huì )波及更為廣大的投資者和城市居民的利益,反而會(huì )造成釜底抽薪的后果。在這方面,理解所謂的精細化治理,可能更要把握好政策目標和現實(shí)的差距。
五是面對科技創(chuàng )新的大格局,精細化治理更提倡包容。中國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應用,在世界上發(fā)展實(shí)踐最快,因此許多新興的創(chuàng )新企業(yè)也應運而生。當這些創(chuàng )新企業(yè)和新經(jīng)濟模式出現的時(shí)候,必然會(huì )帶來(lái)過(guò)去城市治理中未曾出現的問(wèn)題,也會(huì )導致傳統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的抵觸和反對。好在我們的城市治理體制的最大優(yōu)勢就是不受各類(lèi)利益主體的干預,因此給各類(lèi)創(chuàng )新企業(yè)和行業(yè)提供了最大的發(fā)展空間。但是面對存在的問(wèn)題,如果繼續按照傳統的規范要求,很可能會(huì )扼殺很多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的機會(huì ),而城市里根據市場(chǎng)需求產(chǎn)生的創(chuàng )新產(chǎn)品也會(huì )遇到極大的阻力。這就要求在提出精細化治理的同時(shí),也要給予創(chuàng )新空間提供更好的載體,創(chuàng )造更多的機會(huì )。同時(shí)在包容性治理理念下,把精細化治理從具體細致的工作范疇,上升到基于科學(xué)分析的執政理念的高度,這樣精細化治理才更為適應創(chuàng )新型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要求。
(作者李鐵為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(fā)展中心理事長(cháng)、首席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)